欢迎来到中国科学探索中心官网!|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国科学探索中心


中国科学探索中心»学术研究»研究观点»当今时代做好科普工作的重要意义

当今时代做好科普工作的重要意义

中国科学探索中心 王康友 2016-03-29 10:32

        2015年7月召开的中央党的群团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做了重要讲话,尤其强调群团工作的政治性、先进性和群众性。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群团事业是党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事实证明,新形势下,党的群团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只能改进提高、不能停滞不前。”科协是党的重要群团之一,科协组织是科普工作的主要社会力量。在新的历史环境下,重新审视科协科普工作定位和职能,深入思考科普实践动力和理论支撑,探讨加强科普事业发展和创新,这对于更好地激励广大科技工作者更加奋发有为,更好地动员全社会力量,更好地传播普及科技文明成果,提升全民科学素质,为助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具有重要意义。

        在我国,科普具有鲜明的政治性、先进性和群众性。科协是党的群众组织,科普工作是科协的核心工作之一,也是科协的看家本领,其政治性必须要体现党的宗旨和使命,体现国家意志。科普的先进性体现在它要紧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奋斗的时代主题,紧紧围绕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传播人类文明的先进成果,以先进带后进,以文明进步代替蒙昧落后,以真善美抑制假恶丑,引导广大人民群众不断提高科学文化素质;科普的先进性还体现在它的时代性,科普要随着技术进步不断创新表达方式,要创作出符合时代发展要求的内容,要培育出符合时代需求的公民。群众性则是科普的基本属性。与一般的科技传播不同,科普是面向大众的,是要体现科学性、社会性、群众性的。科普的开展形式、表达方式、传播内容都要对群众有真挚感情,要关注、关心、关爱普通群众,知群众心、贴群众心,与群众零距离接触,要让人民群众受益、受惠和满意。科普既要做到“三贴近”,也要实现最后一公里的传递。

        无论从历史上看,还是从现实看,科普工作在我党历史上有较高的地位,受到不同时期主要领导人的高度重视。早在新文化运动时期,我党的创始人之一,陈独秀总书记就高举科学和民主大旗,提倡科学理性,反对封建迷信和腐朽落后文化。带领一批左翼文化人士,建设新文化,开辟了中国新文化运动的新局面。

        在延安时期,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领导中国进步的知识分子,通过科普的形式,走科学大众化的路子,开展面向生产、生活、战争实际的科普教育活动。除了进行自然科学的普及以外,还对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尤其是唯物论和辩证法等)进行了通俗化创作,在广大干群中进行普及教育,极大地调动了边区人民群众抗击日寇、争取民族解放的斗志和热情。一大批以高士其为代表的科普作家,用通俗的语言、科学的道理、光明的前途,指引、鼓舞人们去战斗,去争取胜利!

        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央人民政府在文化部下设立科学普及局(简称科普局)。1950 年8月,由中国科学社、中华自然科学社、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和东北自然科学研究会共同发起的全国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会议在北京正式召开。这次会上成立了中华全国自然科学专门学会联合会(全国科联)和中华全国科学技术普及协会(全国科普协会)。此后不久,在文化部内科普局与文物局合并为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而科学普及的任务,就由全国科普协会担当起来,原科普局的局长、副局长和大多数工作人员都转到全国科普协会工作。1958年全国科联和全国科普协会合并,建立了我国科技工作者统一的全国性组织———中国科协,同时承担了科学技术的普及和提高这两个方面任务,从此,中国的科普事业迈进了一个新的时代。

        在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我们党根据当时人民群众科学文化素质不高,文盲半文盲人口比重较高的实际情况,通过办夜校、识字班、学习小组、搞生产实验等科普手段,极大地提高了生产力,使一穷二白、百废待兴的新中国,迅速摆脱了贫穷,走出了困境。

        在改革开放进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阶段,中国科协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充分利用一切手段,开展各种形式的科普活动,科普事业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新景象,与此同时,我国公民的科学素质水平也呈现快速提升的态势。据中国科普研究所连续9次调查数据,我国公民科学素质已经从1992年的0.2%提升为2015 年的6.20%,在23 年中,提高了将近30 倍。并且,在信息技术的强力支撑下,科普信息化建设阔步前行,科普工作已高扬与时俱进的大旗,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与此相应,我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也进入了快车道。

        当然,我国在科普工作和科普事业的发展过程中,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其中有波折、有停滞,但总体上,我国的科普人、中国科协及其所属机构可以自豪地说,我们肩负起了历史赋予的使命,正在不断地高质量地履行时代赋予我们的职责。

        在我国全面迈向建设小康社会的决定性阶段,在构建和谐社会过程中,普及科学知识、弘扬科学精神、传播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建设科学—社会—人的和谐统一大图景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国家需求,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必然结果。科学普及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和社会物质财富,促进经济发展,增强综合国力;科学普及推进政治文明建设,促进先进文化的传播与发展;科学普及提高劳动者素质,促进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高度发展,促进政治文明、生态文明的早日实现。在新的历史时期,科普发展进入新阶段,我们更要信心百倍地迎接挑战,奋发有为,在继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做出我们科普人的新贡献。

        科学普及是一门学问,是一项高超的技术,是社会组织和管理的艺术体现。科普工作需要理论的指导,但科普理论只能来自科普实践。我们的科普实践是能够产生理论,也是已经产生了理论的。作为科普工作者尤其是科普研究人员,应该下大力气、大工夫去总结、去提炼、去建设我们自己的理论。只有这样,才能做到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实现科普理论和实践的新飞跃。

        科普不简单,科普工作需要大量的科学、技术、哲学的支撑。如果说在人人都有一部手机、都是传播者的今天,谁都可以进行信息发布成为传播者的话,那么,这种传播离科普的要求,还有相当大的距离,因为,科普需要进行再创作、需要有去伪存真的辨别能力。进行再创作是科普本身的属性所决定的,科普是科学大众化的手段,是面向公众群体的,具有先进性和群众性,这就要求科普人员能够把晦涩难懂的科技原理、内容转化成公众能懂、能够理解的语言,以达到科普的目的;科普需要辨别能力,因为在社交媒体、自媒体充斥整个社会的今天,信息丰富发达的同时,也同样存在信息泛滥、良莠不齐的状况,甚至一些错误的、有害的信息也在广泛传播,这就要求科普人员能够识别,能够去伪存真,能够及时纠正错误,使公众避免被误导、避免上当受骗。可见,那种认为科普就是简单传播的言论是缺乏根据的。

        科普不容易,科普理论研究更需要功底,需要放下身段,需要深入基层、深入科普实践去研究,才能发现规律,总结出理论,指导科普实践。那种一味照抄西方理论,并用它来要求国内科普工作按这些理论去做,是背离国情的,不利于我国科普理论的建设与发展。作为科普人、作为科普研究工作者,只有真正去探索、去实践、去研究,才有可能归纳、总结、提炼出正确的理论。

        所以说科普既是事业,也是学问。这门学问背后蕴含着科学、哲学、人文、历史等众多的学科和知识,要搭建中国的科普理论体系,需要练好内功。科普理论是科普工作实践经验的系统性总结和反思,目的在于揭示其发展内在规律,洞察和展望其未来发展趋势,因此,应该紧跟实践、紧密结合国家和社会经济发展需要,不断进行创新,才能更好地指导科普事业发展。目前,科普理论研究呈现出滞后于科普实践的现象,希望能够尽快改变,也希望广大从事科普工作的领导和工作人员能够及时把实践中发现的好做法、好模式、好媒介,进行总结提炼,上升到理论高度。

        总之,只要把科普当事业干、当学问来琢磨研究,就一定能够更上一层楼,开创科普工作的新的更加辉煌的局面。这样做,正是践行中央要求的“三严三实”的具体体现,也是科普理论乃至一切科学研究的基本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