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科学探索中心官网!|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国科学探索中心


中国科学探索中心»学术研究»研究观点»再论“两种文化”

再论“两种文化”

中国科学探索中心 夏钊 2016-04-08 13:32

         
        1959年,查尔斯·斯诺( C. P. Snow,1905-1980)在剑桥作了“两种文化”的演讲,引起了人们对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的广泛讨论。

         斯诺的基本观点可以概括为三个方面:一、两种文化有着完全不同的群体,人文文化的代表是文学知识分子,科学文化的代表是科学家,尤其是自然科学家;二、“两种文化”之间存在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它们之间充满偏见,缺乏了解,不仅在学术观点上有所分歧,在伦理道德层面也丝毫没有共同之处;三、产生这种分裂的主要原因是英国教育的持续专业化以及社会形态的僵化,也正是因为社会形态的僵化使得英国比任何国家都难以重建教育系统,从而造成了科学与人文之间无法沟通交流的困境。要解决这种困境需要进行教育改革、普及科学文化。

        对科学家而言,如果他们了解斯诺的观点,那么这种褒扬科学、贬义人文的说法,自然会使他们充满优越感和自豪感,因为斯诺的落脚点是英国传统文化对科学文化的阻碍,他倡导的是一种以科学为核心的文化。对人文学者而言,则可以看出他们从两种不同的立场出发,来利用科学与人文的对立。保守的人文学者,利用这种对立来排除“物质的、非人文主义层面的”科学,以防科学侵入人文世界;激进的人文学者,则利用这种对立来排除“霸权的、社会专制的”科学,保持激进的人文世界的独立自主性。甚至在斯诺提出“两种文化”这一概念之前,就以在科学与人文之间建立沟通桥梁为己任的科学史学科,也抵不住诱惑要去使用斯诺的概念来证明自身存在的合法性——科学与人文的鸿沟需要科学史来联结。

        然而,斯诺对“两种文化”区分是否真的客观合理呢?许多学者对斯诺的概念产生了质疑。质疑他区分的两个群体是否能够真正代表“两种文化”?质疑“两种文化”不可逾越的鸿沟是否真的存在?质疑“两种文化”究竟指的是什么?类似的问题还有很多。但是,想要批评斯诺“两种文化”是特别困难的。一般人都会认为科学和人文的区分是合理性的,在以往的认知概念中确实存在两者之间的差异。科学家更是与斯诺站在同一战线,因为斯诺本身就是站在科学一方。这就使得一些批判很容易被压制,尤其是来自非科学群体的批判,他们经常被视为是一群自尊心受损的人,甚至被认为是印证科学与人文之间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的例证。

        如果说纯粹概念式的质疑和理论内部的讨论走不通的话,近年来STS(科学技术与社会)的研究方式或许可以拓宽一些思路。我们可以试着去探讨“两种文化”在科普写作脉络中的影响和其在20世纪英国的地位,以及其自身利益的出发点。

        《两种文化》在20世纪英国的科普作品中显得极其典型。主要表现为:一、对科学与技术极力地抬高与颂扬;二、极其关切英国的“衰退”;三、认为文学与古典文化是阻碍英国科学发展的罪魁祸首;四、站在科技官僚的立场上批判英国发展。这些观点已经成为了评论英国科技的主流观点。然而,通过对英国科技史的简单考察,我们就会发现这些观点缺乏对史实的研究,甚至掩盖了英国科技的发展情况,彻底扭曲了历史的真实图景。

        斯诺对英国科技的描述有取有舍,他相当系统地把科学和技术从英国的历史中抹杀掉了。斯诺的科技史观以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为核心,他认为英国的传统文化忽视或厌恶工业革命,并且没有对其产生任何贡献;英国的大学和工业革命完全没有关系,因为国家的教育没有配合科学革命,才使得英国科技愈发衰落。斯诺的这些论述让人太过熟悉——这正是标准的英国科技衰退式的故事。它令人可信也只是因为它太家喻户晓了。但静心思考,就会发现他的论述完全偏离了史实。他对英国科技薄弱的强调,几乎把英国科技等同于不存在,即使有的话,地位也是每况愈下。然而,根据科技史研究,17、18世纪英国是世界科学技术的活动中心,虽然18世纪以后,法国、德国、美国相继成为新的科技活动中心,但是并不代表英国科技的衰落,实际上英国的科技始终稳步提升,一直处于世界前列。单以诺贝尔科学奖获奖数为例,英国就始终排列前三。近年来也有越来越多关于19、20世纪英国科学与技术的文献,可以证明科学在英国文化中所处的中心位置,英国即便不是一个特别科学化与技术化的国家,至少也不比其他的国家落后多少。说英国科技“衰退”和文学与古典文化阻碍科学发展是值得商榷的。

        此外,斯诺提出的解决文化差异的方式极其不成比例。他仅提倡对科技教育的扩展,尤其是在大学中对科技的普及,认为只要政客、行政官员以及整个社会的成员有足够的科学素养,就可以理解科学家到底在说什么,从而解决两种文化的问题。对人文可能产生的影响只字未提。这就不得不让人思考他的出发点,作为一名科技官僚对科技的抬高与颂扬是否存在利益的纷争。

        讽刺的是,斯诺自身也是其提出的命题的活生生的反例。他不仅结合了他自己的两种文化,并且还到处伸展自己的权利。在不同的场合,他可以是一名小说家、科学家、学者、公务员、政府官员、或是一名企业家,科学与人文的身份在他身上并没有显示出对立与不相容。此外,并不是因为他是一个小说家,所以他才成为一个公务员,或是英国电气委员会的一员;也不是因为身为斯诺爵士,才成为一个技术部的副部长。要说人文对科学具有阻碍作用,起码在斯诺身上这一点并不明显。更重要的是,英国文化对他提出的命题具有的那种包容性——既特别又持续,这种包容性本身就推翻了他的论点。

        反观当下的中国社会,在人们还没有搞清楚科学和人文之间有什么联系的情况下,极端的科学主义就已经占了上风。在没有充足史实的支撑下,“中国传统文化阻碍了中国科技的发展”似乎已经成为了人们的共识。中国不仅接受了斯诺的观点,而且还产生了千千万万个“斯诺”非理性地为科学摇旗呐喊。这不是科学文化,科学文化讲求的是实事求是,而不是简单地通过隐藏事实、贬低其他文化或从利益出发来抬高自身的地位。我们承认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之间存在差别,但是毫无事实根据地夸大这种差别,就其本质而言是对科学精神的违背。

        通过对斯诺命题的讨论,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几点启示:一、家喻户晓的、广为流传的、被大众所欢迎的知识并不一定是正确知识,科学的传播必须以事实为基础,避免以讹传讹、人云亦云。二、科学知识的传播有自身的立场和目标,但不能站在科学的立场上,利用科学的权威来排斥、贬低其他知识,科学文化不是强权文化,而是以理服人的文化。三、科学与人文之间存在差异,但并不是完全的隔绝,二者并不是一种相互阻碍的关系,反而更可能是一种相互促进的关系,双方应该放下偏见,客观理性地进行沟通交流。
 
参考文献
[1] C.P.斯诺(英),《两种文化》,陈克艰,秦小虎 译,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年版。
[2] 吴嘉苓,傅大为,雷祥麟 主编,《科技渴望社会》,“反历史的C. P. Snow”,台湾:群学出版有限公司,2004年版,107-122页。